今年最变态的影片,是很多人的年度最佳

“拉斯·疯·提尔”

文/陈佳俊

每年总会有那么几部电影充满了争议。

它可以是年度十佳,也会成为一些人最糟糕的观影经历。

要说今年是哪部影片。

毫无疑问,下面这部:

《此房是我造》

这到底是一部怎样的影片,能够毫无疑问地当选年度最有争议?

或许它在戛纳的首映就很好的说明了问题。

据说放映的过程中,有将近100多名观众中途直接离场,并大骂“变态、恶心”。

而坚持到最后的观众却在看完电影后起立鼓掌数分钟。

喜欢的人视为经典,厌恶的人避之不及。

实际上,与其说有争议的是这部电影,不如说是该片的导演:

拉斯·冯·提尔。

喜欢的他的影迷一般叫他拉斯·疯·提尔,而讨厌他的观众则直接认为他就是一个疯子。

如果你对这个名字非常陌生,那么最好先回忆一下是否无意间接触过他的影片。

《狗镇》、《黑暗中的舞者》、《女性瘾者》、《反基督者》这几部算是他比较出名的影片。

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绝望。

这种绝望来源于导演喜欢把寻常电影里最常见的真善美统统撕碎。

他在给你展现人类最黑暗角落的同时,也在不断挑战着你的心理极限。

因此,这一次的《此房是我造》并不算是特例。

故事从一个名叫杰克的连环变态杀手的回忆开始。

剧情被分为了五个章节,层层递进。

一开始是觉醒。

杰克驾车在半路遇到一个车子出故障的女人(乌玛·瑟曼饰),为了帮助她杰克只能选择载她一程。

没想到一路上女人都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着:

“你看起来好像一个连环杀手啊,如果你真的是杀人犯,那我咋办?唉,不过看你你怂成这样,也不可能有胆杀人的。”

忍无可忍的杰克拿起一旁的千斤顶直接砸在了女人的脸上。

没有一丝犹豫。

这里可以看出来杰克是一个极其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人,他一直未婚,也没什么亲密的朋友。

之后有一个细节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他对着镜子在模仿别人开心和生气的表情。

换言之,他其实没有普通人的共情能力,这让他在杀了第一个人的时候没有出现伤心,愧疚这样的情绪。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释放。

影片里他用在两个路灯下面走路的例子来描述这种心理状态,就像是刚刚接触毒品的瘾君子,开始遏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于是他开始主动寻找猎物,一个独居的老妇人。

不同于第一次的被动直接,这次的作案过程充满了慌乱。

拙劣的撒谎和极不专业的杀人过程。

因为强迫症和洁癖的原因,每当要离开犯罪现场的时候,杰克的脑海里总是出现留下血迹的场景。

为此他只能反反复复地回到屋内,检查各处缝隙,用清洁剂擦洗每个角落。

最后甚至直接把尸体绑在车子后面一路拖回了藏尸地点。

按理说,警察只需要跟着路上的血迹就可以找到凶手,可突如其来的一场大暴雨把所有的血迹全部冲刷干净。

和汉尼拔以及《七宗罪》里那些著名的变态杀手一样,他们都需要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把杀人当做一种艺术。

很显然,这场大雨成为了杰克走上不归路的借口。

他认为这是神在帮助自己,继而推断出自己的杀戮是合理的。

介绍到这里,这听起来也就是一个普通杀人狂的故事。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不喜欢这部电影呢?

是因为后面虐杀孩子的剧情吗?还是最后用尸体搭建房子的疯狂构想?

这些的确是很多人离席的理由,但也不能完全成为影片遭受争议的原因。

从尺度和重口味的角度来讲,比《此房是我造》更严重的比比皆是。

而拉斯·冯·提尔之所以每一次的作品都能成为“争议漩涡”的中心,和以下几点密不可分。

首先是受众。

八次金棕榈奖提名、一次金棕榈奖、外加捧出三位戛纳影后,拥有如此成就的疯提尔,怎么看都是一个不应该被忽视的导演。

和那些只满足于极少数影迷口味的邪典片不同,疯提尔并非希望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影片。

不可忽视和独特的电影风格意味着他永远既是主流,也是异类。

“这些评论让我心情放松了下来。不被所有人喜爱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所有人都喜欢你的话,那你就已经失败了。但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足够讨厌我的电影。如果这部电影受人喜爱,那就有问题了。但现在的反响看起来还不错。”

这是冯·提尔接受采访的态度,有点像数学里的反证法。

别人都是通过完满结局的故事证明真善美的存在,而他却在不断地创造一个个真善美都不存在的世界,故事的尽头都是绝望。

当你讨厌这个世界的时候,恰恰也就证明了真善美没有消失。

其次,冯·提尔确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导演。

对一个导演而言,如何通过自己的镜头将观众带入到自己的世界是至关重要的。

什么样的影片是公认的烂片?

一定是那些看起来很假的电影。

冯·提尔的电影一点都不假,可惜他的世界是地狱。

他拥有高超的电影技巧,片中大量的手持摄影搭配杰克疯狂的作案会让坐在银幕前的观众感同身受,如坐针毡。

甚至有人评论:“拍这部电影的导演一定就是个杀人犯。”

无论是喜欢或者讨厌这部电影的观众,都会产生不适。

不同的是有人因这种不适而离场,有人由于导演能调动他的情绪而大加赞赏。

最后,他的电影总是夹杂着大量的私货。

这么说大家可能不太理解。

可以简单对比一下国内的姜文导演,也喜欢放私货,《邪不压正》同样有争议。

而冯·提尔在这方面可以说做到了极致。

分段落的章节故事、故事之外的对话、四处插入的关于艺术作品和文学典故的解释...

不仅给你讲故事,还告诉你为什么讲这个故事。

你需要拥有极其丰富的知识储备才能比较清晰地理解影片的含义。

不同于一般晦涩难懂的艺术片,一些影片隐藏的细节可以自动忽略。

冯·提尔喜欢把这些私货一一摆在桌子上,强迫你去理解。

一次观影结束后观众和导演之间的对话或许可以简单描述一下这种关系。

影迷问:“我不喜欢它,我很生气,因为我觉得自己被操控了,你觉得呢?”

冯·提尔笑着说:“我觉得很开心。”

这就是拉斯·疯·提尔,这就是拉斯·疯·提尔的电影。

之所以讨论这部电影,并不是说推荐每个人都去看这部电影,甚至喜欢这部电影。

如果把电影比作美食,我觉得疯·提尔的影片很像是鲱鱼罐头。

绝大多数人会因为刺鼻难闻的气味不敢接近,即使吃了也难以下咽。

当之无愧的“黑暗料理”。

可有趣的是,在一些人眼里。

它也是不可或缺的美味。

首页时政